网传“西尔万声明”属实,但上海“首展”同样合法

网传“西尔万声明”属实,但上海“首展”同样合法
原标题:希望热议能引导大家关注作品本身   近日,某自媒体账号曝出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・西尔万的声明,表示对正在上海北外滩建投书局展出的“记忆2019――西尔万原作展”的作品选择和呈现方式表示遗憾。上海左右美术馆馆长、此次展览策展人张洁华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网传“西尔万声明”属实,但此次展览在法律层面合法,希望能推动事态往好的方向发展。   美术品原件展览权属藏家  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因被中国画家叶永青抄袭,而在2019年上半年走入中国大众的视野。如今策划了西尔万首次中国个展的左右美术馆馆长张洁华,同样是因为那次风波才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。2019年5月初,她在比利时雄狮画廊初次偶遇西尔万,当时他还处在被抄袭的震怒中。在交谈中,她试图向他解释“网红”这个词,这是风波中中国大众对他的普遍认识。“所以我邀请他来中国办展,希望大家透过展览一窥西尔万的艺术成就。”   张洁华透露,雄狮画廊主乔斯有意帮西尔万在中国办大型回顾展,这位西尔万20多年的艺术资助者拥有他各个阶段的作品,但这样规模的展览需要高昂的经费,这也是此次展览局限于16幅作品的原因之一,这16幅作品目前由左右美术馆及其藏家委员会收藏。   在声明中,西尔万表示,尽管看过展览方案,但“当时我们没有同意”。在没有艺术家本人授权的情况下,为何展览还能得以呈现?张洁华表示,由于理念分歧,展览筹备阶段的确未能获得西尔万本人“授权”,但在10月3日收到来自西尔万团队的邮件,对此次展览是表示感激和支持的。《著作权法》规定,“美术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”,因此收藏了这批作品的左右美术馆及其藏家委员会享有展览权。“如果西尔万本人要展览这16幅作品的原件,也需要取得我们的许可。”   艺术品著作权和展览权的分离,使相关展览容易出现争议。“这是艺术品进入市场后所必须面对的问题。为此,一些艺术家不愿将自己最好的作品出售。国外会以成立艺术家基金会的方式来保护艺术家权利,和藏家、画廊进行沟通。”张洁华介绍,借由此次展览,左右美术馆与雄狮画廊签订五年合作计划,包括学习建立艺术基金会、邀请优秀比利时艺术家到中国、带领优秀中国艺术家去比利时等。“希望所有社会事件的热议能引导大家更关注艺术作品本身。”   炒作牟利式收藏值得反思   在这场因展览而被重新掀起的风波中,另一位主角叶永青尚未发声。但在几天前,上海民生美术文献中心获得“2019‘美好生活’长三角公共文化空间创新大赛”的“公共阅读空间优秀案例”奖,在民生现代美术馆公众号发布的捐赠机构及个人致谢名单里,出现了叶永青的名字。   “我们在一个月前发布了向艺术家征集画册的通知,一周后陆续收到捐赠,有一天收到两个箱子,拆开后发现居然是叶永青还有他夫人和女儿的画册。”民生美术文献中心主任王伟佳回忆,寄件人并没署名。   昨日,记者在民生美术文献中心门口的书架上看到这批画册,约有20本。其中一本四川美术出版社的《当代艺术家丛书――叶永青》封面上,便是令叶永青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“涂鸦”系列。“收到后我们也很矛盾,心里有点忐忑,担心会因此受到质疑。但讨论后决定放上书架,供公众取阅。这代表文献中心的态度,并不是要在此次事件中支持谁,而是要对当代艺术史做最完整、客观的呈现。”王伟佳说。   从这批画册来看,“抄袭作品”只是叶永青作品中画风不太和谐的一个片段,其早期、后期的作品仍然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。最令人感慨的是雄狮画廊主乔斯的评价――“我在网上看到过叶永青的早期作品,色彩浓郁很有特点。我相信,他如果一直坚持之前的原创,也能成为优秀的艺术家。”   上世纪80年代初,乔斯在某个展览上首次看到西尔万的作品,那时候他正从写实绘画向街头涂鸦风格变化。“我被他强烈的个人艺术风格所吸引,一直收藏他的作品,1990年代初我从他前经纪人手里接过西尔万的独家代理合约,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。”他介绍,西尔万在1980年代就以独特艺术风格享誉比利时当代艺术圈,很多欧洲知名美术馆都收藏过他的作品。抄袭风波也在比利时当代艺术圈引起关注,这件事助推了西尔万作品价格在比利时的上升。“即便没有抄袭一事,我相信西尔万作品也有机会走入中国,只是抄袭让这件事提前发生了。”   “我们坚决抵制抄袭。受害者不仅是西尔万,众多几十年坚持原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受害者。”张洁华认为,在这一事件中,更应该反思的是抛开艺术本身,以炒作、牟利为目的的收藏态度。“我们希望事态能往良性方向发展,最终得到圆满解决。”   张洁华坦言,此前曾想过邀请叶永青“非抄袭作品”和西尔万作品共同展出,但最终未能如愿。叶永青画册的到来,也使他的作品得以和西尔万作品以某种形式在上海交汇对话。关于这场重新揭开的艺术公案,该反思的地方还有很多,但最好的方式是交给时间,交给大众。

Categories: 十博体育首页